为何“官员一说月薪,老百姓都笑了”?

日期:2019-04-23 10:05:04 作者:拓跋犄 阅读:

 国资委主任李荣融日前回应“央企高管天价薪酬”时称,即将公布的国企高管薪酬规定将确保高管和职工收入相适应并表示,国资委将进一步鼓励央企的上市公司现金分红逐步提高,目的是提高投资者信心,并实现企业经营指标向全社会公布李荣融还透露,国资委的职工收入也不高,自己一个月的收入大概是一万元“如果交完税,到手的不超过一万,国资委的处长们每月收入约三千多块钱”(6月30日《北京晨报》)   按理说,对于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公开收入的坦诚,老百姓应该给点掌声才是至少,作为国资委的高官,李主任并没有对自己的收入讳莫如深,虽然并没有给出具体数字,但“月收入一万,税后不到一万”应该说已经相当详尽,并没有留给公众太多的猜测和想象空间然而,李荣融主任自曝收入,非但没有得到公众的认同,反倒引发了网友的更多质疑,有网友甚至提出“你们在北京怎么买房子,是不是有灰色收入”   网友的质疑显然并非空穴来风客观地说,尽管相当数量的北京市民月收入远远达不到万元,但是,超过万元的,也同样大有人在,尤其放在北京的高房价面前,两三万一平方米的房子早已不算稀奇,区区一万元的月薪,要说也的确不算啥,甚至想买个房子还相当吃力假如说李主任的月薪还能勉强承受北京房价的话,那么三千月薪的处长恐怕无论如何都将“望房莫及”了一套90平方米的房子,假如两万元一平方米的话,月薪三千的处长不吃不喝也要50年才成,这还没算入贷款利息然而,国资委的官员们显然都不会露宿街头,那么,收入并不高的官员们究竟如何解决住房问题,的确不应该成为公众的难解之谜假如官员们真有三千月薪有房住的绝活绝招的话,其实也更应“与民同乐”地拿出来分享一下   不难看出,之所以“官员一公布月薪,老百姓都笑了”,当然未必是官员说了谎,但至少说明仅仅公开月薪和工资收入,还不足以为公众释疑,让公众满意假如官员公开的收入都经不起网友们稍微推敲,甚至每每以哄笑和戏言收场的话,这样的公开非但不能指望获得公众的信任,甚至难免引发更多的信任危机   从这个角度来看,真要取信于民,倒是不妨正面回答“你们在北京怎么买房子”这一问题,而真要解答公众的疑惑与不解,仅仅公开官员的工资月薪显然远远不够,官员(包括配偶、子女)的财产公示,显然是无法绕过的前提来源:《燕赵晚报》□武洁 一个月一万元的收入还算少啊一万元可是我一年的收入啊 因为“百姓一说房价,老百姓都哭了”![s:72]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官员一说月薪,老百姓都笑了” 老百姓骂完之后会笑!苦笑! 百姓,白兴,永远都兴不起来呀! 对晚报大贪污犯、大强奸犯、伪君子、势利小人李痣羌的控诉 对晚报大贪污犯、大强奸犯、伪君子、势利小人李痣羌的控诉 尊敬的李书记、黄社长、石总编: 我是郑州晚报广告部的一名普通业务人员,在晚报工作了将近两年,实在不准备干下去了快不干的时候,有很多话想向领导反映也找不到合适的渠道,就采取现在流行的网络吧 两年前应聘到晚报,在这过的很不顺心也的两年中,我看到了整个广告部的种种怪想象,对我的心灵冲击太大了作为一个有良心的人,还算正直的,不愿被黑暗社会同化的有志青年,我一定要将我所看到、听到的情况向报社领导反映,如果再不变化,我感觉这个报社迟早要完了 整个广告部已经半年没发工资了,也没人说什么时间能发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生活的,我这几个月一直找同学借钱生活但这种情况也没见人去找领导反映,难道他们都不用靠工资吃饭真的不理解啊粗粗算了一下,这么多人的工资和提成最少也有一二百万,如果广告部李痣羌总监突然跑了,我找谁要我的血汗钱 看到墙上贴出来的通知,才知道我们分管的领导变了,由几年前抓过广告的石总编来分管我们,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广告部的会上李总监从来没说过石副总编被任命为总编了,更没听说过报社领导的分工李总监原来经常说,我只对章小气和锅见篷负责,后来说只对李书记负责,现在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其他人都不算个啥,我只对黄社长负责我想可能他内心也是在自我安慰,不然也不用天天说给别人听 上个星期天,听我们主任说,广告部连60周年的报庆也不推动了,开会要调整人事他们突然宣布一个不知道原来做什么的新球仰泳担任地产部主任,原来地产部编辑鲁淋去当消费部主任,现在几乎所有主要部门的主任都是从原地产部出来的,这个调整不知道是不是黄社长和石总编的意思,领导们提前知道不知道这次调整如果不知道,难道李痣羌非要全部控制所有的部门跟黄社长和石总编对着干昨天晚上的报庆宴会,没有报社领导参加,黄社长匆匆就走了,只有程副总编在守着,李总监上蹿下跳,异常活跃,难道真的象他说的,把报社领导都摆平了 原地产部的主任,据说在来晚报之前从来没干过一天媒体广告业务的汪伪突然在前几天不干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汪伪是李痣强的财务大臣,听说与李有男女关系兼亲戚,在广告部权势通天,相当于二把手,她不会是带着上千万起来跑了吧听说这个女人买了多套别墅,这么肥的差事让谁干呢是李痣羌的亲信叫伪懂,房产部业务也不干了,来管广告部的财务报社有财务部啊,广告部这么重视财务工作是在设小金库,转移财产啊 李痣羌最近也在广告部开会口出狂言,说要和石总编对着干,他过去也经常骂石,在广告客户面前极力贬低,听说石总编也是个热血汉子,难道就这样听之任之,不管不问,真的让这一帮人为所欲为 我想不干除了工资外,另外的一个原因就是感觉心里太压抑,可不舒服,从进到广告部就感觉一直生活在白色恐怖之中,身边的工作环境跟《潜伏》里的差不多我周围的很多人事实上都有不干这样的想法,但大部分人为了混口饭吃,小部分人疯狂挣钱,能干一天是一天 听说跟晚报合作的广告公司,大部分都是李痣羌的亲戚或朋友开的,要么就有男女关系,或者找个身份证自己注册公司没有利益关系的公司基本上就不做晚报的广告了广告部的业务也是一样,跟李痣羌自己有关系的部门几百万完不成也没关系,将任务全部挤压给和自己关系不大的,死活他才不会管 回忆起来,从进广告部就听很多同事们私下议论,才知道广告部重要的岗位都被李痣强的亲信嫡系把持个别重要部门比如所谓的机要室更是如此,连员工都是嫡系中的嫡系,我一直不太明白机要室是干什么的,报社有何机要需要设室机要室的陈鄢陵、汪伪、账爽听说都是李痣强的姘头,都有男女关系,还听说陈的孩子是李痣强专门安排在香港生的,不知道孩子他爹是谁汪伪掌管所有财政,账爽谁看谁都说穿衣打扮跟小姐一样,被李痣羌当作宝贝疙瘩一样伺候,李总还给账爽买了辆红色跑车,上的车牌是豫AZQ  XXX,ZQ什么意思痣羌的首字母啊跑省外广告的胡杨林是李在别的小报社的小狗腿子,跑消费的章耗和李痣羌一样,更是势力小人,天天狗仗人势,欺负下边员工房地产部就更不用说,都是李找的人,家具部主任黄孝敬,也有不少人看到她和李痣强一起去宾馆开房这些都是身边的同事悄悄的议论,我一直不太愿意相信,李戴着眼镜,天天装的文质彬彬,真的是这样一个衣冠禽兽,大强奸犯还听说他被一个女员工的老公砍过两刀,不知道砍的是哪个部位 了解情况的同事说,李痣强对下边人就两个法宝,女人,通过下半身变成自己嫡系,不就范的和男的,就通过利益关系拿下,有利益之后在发展身体关系李动不动就对某某人许诺要奖励10万、20万的,不知道他们的这些钱是从哪来的 很多人说李痣强在07年08年每年都挣有1000多万,如果是真的话,这在郑州这个普通城市也跟地产商的利润差不多了,比报社的挣的多多了为什么领导就听之任之李痣强经常说,他是全国报社权利最大的广告总监,他也经常说,谁跟钱有愁啊,只要有钱什么事都能办成他还经常对外边的人说,他是市政协委员,总编都当不了,是报社主要领导给他办的,是要好好保护他共产党的纪检检察部门难道就真的没人管管这种钱色都贪的人吗 这些话憋在我心里很长时间了,过去怕说了也没人出面来管很多广告一线的人都准备在报社或宣传部门口扯条幅准备揭露大贪污犯、大强奸犯、伪君子、势利小人李痣羌,提醒大家注意,这个人心狠手辣,非常阴险,生活腐化,绝对是个大危险分子 请有活动能力的同事把这个内容转给报社领导,救救晚报广告部的这一帮受苦受难的一线员工,也请版主别删贴,谢谢了 [s:82] [s:82] [s:82] [s:82] [s:82] [s:82] [s:82] [s:82] [s:82] [s:88] [s: